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桑普多利亚夺冠阵容:重生之綻放的黑蓮花11

時間:2016-11-17 來源:摘抄 作者:夢辰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重生之黑蓮花的綻放-81訂婚2
  
  何大爺何大娘不高興,他們興致沖沖地跑這里來,哪兒能就這樣灰溜溜地回去啊,虧他們走的時候還跟縣城里的人吹噓炫耀要去B市見大富豪,這就來飛機場走一圈,什么都沒有見識到,回去連個談資都沒有。
  
  何愛國也從來沒有到B市來過,畢竟隔著大半個中國,放在國外那就是隔了好幾個國家了。何珍珠倒是跟丈夫來這邊打過工,她明白侄兒何成庚說的道理,畢竟不是一個層面的人,搞不好自取其辱被人笑話,還連累了現在有可能帶著全家人飛金枝的木。
  
  “媽,要是你們不想那么快回去,我帶你們去旅游好了,這里有以前皇帝住的皇宮,保準你們看了回去有得炫耀!”何珍珠趕緊打圓場,“要是大姐和小雪都歡迎咱們來,咱們去了還能得到些禮遇。既然她們娘兒倆不識好人心,我們就不管了,免得去受有錢人的白眼。我以前更孩子他爸在這邊打工的時候,沒少被人看不起,咱們才不去受那個氣呢!”
  
  何大爺何大娘對視了下,內心嘆氣,也是,當初木家就沒有少拿白眼看他們。即便現在宋追玨跟何曉麗在一起,也沒見對他們何家人多提攜,頂多見面招呼而已,可見也是看不起的。
  
  雖然被傷了面子,但是何大爺何大娘也沒有計較太久,他們表示,旅游的話就讓何曉麗派人來帶他們,費用自然是何曉麗出,誰讓她剛剛那么說的,不吃不玩才虧呢!
  
  何成庚也點頭,立即給何曉麗回電話,表示大家想通了,都不去訂婚宴了,就去逛逛B市。他表示自己又乖又聽話,學習成績優秀談吐禮節都很好,肯定可以幫幫表姐的。
  
  何曉麗嘆氣,看木雪點了頭,只得作罷。
  
  即便是要去接何家人,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到的。何家人全部在大廳里等著,無聊至極。
  
  沒過多久,一個身材苗條的妙齡女子怒火沖沖地打著電話走過,“我才不管呢!我倒是要看看,他訂婚的能是什么人物!要不是你們告訴我,我連消息都不知道!對我就是偷跑回來的,哼!哎呀…??!?br/>  
  何愛國大喇喇的坐姿甚為不雅,一只腳伸得老遠老遠,怒火沖天的美女一個沒注意,高跟鞋絆倒何愛國的腳腕上,一扭一摔,嘭地摔了個狗啃泥。
  
  “小姐沒事吧,哎喲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昂偉轄羧シ?,哪知道美女翻手就給他兩耳光,扇得他耳冒金星。
  
  “你什么東西,敢碰我?!”美女怒火沖天,自己一瘸一拐地站起來,柳眉倒豎,顯然是要爆發了。
  
  何愛國怒了,“怎么說著就動手呢,我又不是故意的!你這人神經有毛病啊,誰讓你自己穿那么少,我扶你起來有沒有非禮你,嚷嚷給屁!
  
  何家人都被驚動了,飛機場的人也被驚動了,
  
  美女昂起下巴,“你算什么東西!”說話間,剛剛不小心摁斷的電話又響起來了,她接起來,“……好了好了知道了,車到沒?剛被個臭男人故意絆倒了……我知道了,來了,別廢話了!”
  
  說完美女扭頭就走,腳上看起來是沒有受什么傷。
  
  這個插曲很短暫,何愛國有火沒處發,只能默默吞了回去。
  
  又等了兩個多小時,宋追玨派出來的人才到飛機場,禮貌地把何家人接進商務車,開始帶著他們往市區里走。到了市區之后,另外一輛小車將何成庚接走后,商務車繼續往旅游景點開。
  
  何家人被這些一看就極有素質,來接何成庚的穿著類似于警察制服一般的保鏢給震懾了。就他們這個車,都是專車司機,一個助理一個隨車護士,這檔次……嘖嘖嘖,木雪果然是飛進了金窩里??!就算這司機助理還有隨車護士對自己態度禮貌但冰?,那也無所謂??!有人伺候就是爽?。?br/>  
  接下來的日子更是讓何家人樂不思蜀,高檔五星級酒店,特產店大采購,逛故宮,爬長城,哎喲真的是玩的太高興了!當然,也被堵車堵得太傷身了。
  
  何成庚安安靜靜地坐在車里被接到了宋家主宅,下車就被宋家主宅給震懾了。誰不知道B市寸土寸金,結果這小區……這小區都是宋家的吧!
  
  這下何成庚更加小心翼翼,也終于明白木雪為什么只讓他來了。要是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來了,說話做事稍有不對,肯定會被人家給鄙視死。他被新任管家,柒叔的兒子人稱柒哥,給領進了屋子。
  
  客里只有木雪和何曉麗,還有木雪將來的婆婆林玫。
  
  宋家人都很忙,平時難得在家里。宋言穆宋言簡宋子衿都要上課的,唯獨木雪因為大戰告捷想要休息到訂婚完才去上課。宋家主家人都是記恩情的人,寵著木雪想干嘛干嘛。幸虧木雪不是個容易自大的小女孩,否則還不是被慣成什么什么樣呢。
  
  何曉麗其實連何成庚都不想要他來,何家人對她的傷害實在是太深,如果不是因為血緣關系割不斷,她連這門親戚都不想認。她不是嫌棄家人出生不高貴,她自己就出生在那樣的家庭。何曉麗嫌棄的是,家人嫌貧愛富,在她落難的時候冷落她,在小雪瘦小的時候嫌棄小雪,此刻倒是拿出一副我是親戚我是家人我有資格來參與婚事的姿態來,無非也就是看上她們母女倆要嫁好人家而已。
  
  果自己再婚是嫁個普通的農民工,小雪也只是跟普通人訂婚,他們回來嗎?誰都曉得,他們才不會。
  
  何成庚倒是精乖,一眼就看出來何曉麗并不是多開心自己的到來,再看旁邊的貴婦人態度也沒有多在意,他自然知道自己在這宋家人眼里什么都不算。
  
  “姑媽好,我來幫忙了?!焙緯篩怨緣鼐瞎蠢?。
  
  木雪在旁邊差點破功,這小子哪里學來的?電視劇里看的吧?還是看的日韓劇!這都要九十度了喂,現在很少人會這樣行禮了好不好。
  
  何曉麗倒是淡定,她內心也知道何成庚在裝,不過會裝也行,起碼不會給小雪丟臉不是嗎。要是自己的父母來了,說不定倚老賣老就自顧自地往沙發上一坐,再把腿一翹,然后就開始絮叨聘禮的問題了。想當初,自己的父母就是這樣進的木家。
  
  “成庚,坐吧。這是小雪的婆婆林玫林阿姨?!?br/>  
  林玫也點點頭,“何成庚是吧,我已經知道你了。跟學校請了幾天假呀?”
  
  “五天?!焙緯篩怨緣鼗卮?。
  
  “行,那這幾天就住在這里,陪陪小雪吧?!繃置敵Φ牡錳宥俗?,何曉麗處理家人的方式她也挺贊賞的
  
  宋家不會看不起自己的姻親,但不是但凡沾親帶故,就全部是姻親。何曉麗是木雪的媽媽,也是要嫁給宋己成的人,那已經是自家人了。何愛國何珍珠雖然是何曉麗的姐妹,但他們以前對何曉麗的所作所為,一點都但不上親人的名義。所以,林玫認為,這樣的人不是宋家的姻親。
  
  至于何大爺何大娘,當然該讓宋己成自己去負責,那是他的岳父岳母。主家和分家,還是有區別的。
  
  林玫喜歡木雪,不代表林玫會連帶木雪那混賬父親木前程一起喜歡,更不代表會喜歡何家的一窩子極品。要是何曉麗真的心軟把那些人帶來了,林玫雖然也不會說什么,但肯定也不會讓那些何家人得到什么。畢竟作為宋家現任掌權
  
  人的妻子,林玫要是沒有自己的主見和底線,哪里能鎮得住這個位置。
  
  接下來的話題,又變成了何曉麗和林玫關于訂婚宴細節的商談。何成庚這才發現,他真的一點都聽不懂,不管是現場擺放花朵的含義也好,還是禮儀人員服裝花紋搭配也好,亦或是走位時候燈光的順序,這些很細小的東西,何曉麗卻能說得頭頭是道。
  
  木雪故意看著何成庚在一旁啞口無言,她倒是自顧自吃水果吃得自得其樂。等何成庚臉都有點不太好了,她才大發慈悲地站起來,“成庚,陪我去花園走走吧。
  
  被晾在一邊當咸魚干的何成庚立即站起來,跟在木雪背后走出去。
  
  宋家主宅花園里原本就有許多珍貴花卉,奇香撲鼻。后面的地下車庫被刨了個底朝天后,索性把那兩個大獅子放在大門口鎮宅,然后移栽了更多的花卉數目回來,其中有美麗無比的藍花楹。
  
  坐到花樹下的雕花精致的漢白玉桌椅上,木雪悠閑地開口,“感覺怎么樣?林阿姨還算是比較好相處的人噢?!?br/>  
  何成庚無語,“那表姐你的日子還真是水深火熱……”
  
  木雪被何成庚的話逗樂了,“水深火熱的不是我,是你。實話說,如果不是因為言穆,我才不會在這種地方待呢,其實規矩超多?!?br/>  
  點點頭,何成庚深深地呼吸著空氣里的馨香,由衷地感嘆道,“表姐,你變了好多,完全不像是同一個人了?!?br/>  
  藍紫色的花朵落到白色的桌子上,木雪撿起一片,“是的,我跟之前的我幾乎不是同一個人了。曾經是恨意支撐著我
  
  ,現在,我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生活?!?br/>  
  如果不知道該說什么,何成庚啞口無言。
  
  “成庚,這是最后一次,我讓你介入我的生活。曾經我答應過你供你讀書,讓你出國留學,這些我都會實現。但是,我希望你,以及你的家人,從此淡出我和我母親的生活?!蹦狙┑氖種竿返閽詘子褡雷由?,平視何成庚,眼神冷冽且銳利,“我已經不想再被糾纏,你明白嗎?如果你能辦得到,在你二十四歲畢業的時候,我會送你一套海塘市的房子,外加車子,以及一百萬的創業資金?!?br/>  
  豐厚的許諾砸在何成庚面前,他不可置信地睜大眼。
  
  “但是,如果你們再來糾纏,想著從我或者我母親那里獲取什么利益。這些,就一分都沒有了,并且……”木雪嘴角掛起寡情的笑,“說不定哪天我不高興了,你們就從這個世界消失了?!?br/>  
  何成庚出了一身的冷汗。
  
  為什么木雪會有這么冷酷的神情,還有這么讓人驚悚的語氣。
  
  他們明明沒有分開多久,僅僅是幾個月而已,那個時候木雪還只是難以招架,此刻的木雪卻已經徹底凌駕于他們之上了。
  
  不知道木雪在跟著處理宋家靈異事件的時候,已經徹底脫胎換骨,何成庚只能歸結于木雪被宋家給嬌養出了氣勢。
  
  罷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壓制住父母,千萬別再鬧什么幺蛾子,否則真的……說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成庚渾身發冷,他這是明白了什么叫殺氣,光坐在對方面前就能膽戰心驚。
  
  “我明白了。之前爸媽是聽了木梨說大姑媽來參加你的訂婚,一時間迷了心竅才招呼都不打就擅自來了。我一定會搞定家里人的,表姐你放心?!焙緯篩衷詰奶裙Ь吹貌荒茉俟Ь?。
  
  人都是有貪生怕死本能的,木雪微笑著點頭,何成庚能夠替他搞定這邊一窩極品親戚的話,到時候不介意多給他點錢自己去創業。那樣,何家人的精力就都集中到如何壓榨他這個正房嫡孫里。
  
  言穆說過,必須讓狗咬狗,不然哪兒來的那么多精力陪他們耗費啊。
  
  終,訂婚宴順利在B市最豪華的酒店舉行,受到邀請的人都是達官顯貴,整體訂婚的流程和花費不亞于一場正式的婚禮?;蛘咚?,這對宋言穆來講,就是一場提前的婚禮。
  
  訂婚的儀式結合了中西方的精髓,交換戒指,向父母敬禮,接受父母的回禮。現場是自助宴會的模式,并不是傳統的酒桌。衣香鬢影間人來人往,低聲笑語里許多消息來來往往。
  
  那些客人們雖然不知道這個突然出現的宋木雪是什么來頭,但多多少少聽了些風聲,說宋木雪是宋家的福星,因為她的出現改變了宋言穆的命數,也改變了宋家的時運。前幾年宋家都不是很順,這不久前分家還鬧了反叛,結果死了不少人。現在大張旗鼓地辦訂婚宴,也有沖喜的成分在。
  
  反正看這訂婚宴的規模,看宋家人對宋木雪母親的態度,就知道,宋木雪必定是受到了全家族的寵愛的。
  
  何成庚第一次參加這么高檔的宴會,穿著趕制出來的高檔西裝禮服,渾身有些不自在也有些亢奮,他知道自己不能行錯一步,否則木雪不會幫自己。但是,這是機會?。?br/>  
  減肌計劃已經很有成效的宋子衿端著香檳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唉,果然他的男神還是沒有來。原以為自己送了請帖,對方多多少少要給點面子的,哪知道他還真的是說一不二,但凡宋家的事情一概不參與。
  
  無聊的眼神晃來晃去,同齡的圈內男性都被她遺忘的豐功偉績給嚇著了,沒人敢上來找人這種金剛芭比,宋子衿快閑出火來,這下好了,她一眼就瞄上了何成庚
  
  搭訕失敗了好幾次的何成庚總算知道,即便自己是木雪的表弟,這里也不會有任何人會跟他多說話。人家雖然是來參加訂婚宴的,可是交談的東西跟他都不在一個次元,說經濟?說軍事?說政治?說投資?說圈內的人事變動?他個高中生,能插什么嘴。就算對方是同齡人,人家說的不是豪車就是豪宅,吃喝玩樂也不在一個層面上,他總不至于在對方談論他聽都沒有聽到過的美食的時候,插上一句我覺得我們學校門口的烤肉串才是真美味吧?
  
  所以宋子衿手一招,他立即就放棄了自己曾經的幼稚想法,也再次深刻明白何家人到這種場合只能自找沒趣自取其辱,乖乖地跟著宋家的大小姐宋子衿過去,陪她聊天解悶。
  
  宋子衿對這個何成庚沒有什么好感也沒有什么惡感,這種有著小聰明但還算會審時度勢的人,她拿來解解悶還是可以的。。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