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桑普多利亚ac:我的網戀女友

時間:2017-08-20 來源:原創 作者:楚天飛鳧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快滾開,你個死變態?!泵?a href="//www.dfsqvs.com.cn/zti/xue/index.html" class="keywordlink">雪嬌聲吒道。

夢雪是班上的女神,不論男女十有八九都喜歡她。她漂亮的不像話,也冷的惹人怕。對所有人都人不咸不淡,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尤其對楚天冷嘲熱諷,各種看不慣。因為楚天的手臂曾意外蹭到夢雪的胸部。

楚天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還是坐在了夢雪旁邊,剛要說話,夢雪卻輕哼著扭過頭去,留給楚天一個漂亮的后腦勺。

楚天尷尬地要死,不由得心里腹排道:難道就因為你長得漂亮,人人都得寵著你,哼,真是公主病。對,我怎么能跟一個有公主病的人一般計較呢,她需要關愛呀,我身為班長,更要關愛不良少女了。這樣想著,似乎成了救世主一般,楚天頓時覺得自己高大起來,像俯瞰人類的神明般俯視夢雪。

夢雪有些奇怪的看著楚天,原本面紅耳赤的臉,變得面紅潤起來,原來真的會變態呀,夢雪不禁折舌。

兩個各懷心思的人,終于完成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完整的交談,班上久置的工作也終于完成了。

身為班長,工作上與夢雪有很多交集,自然免不了一頓奚落,每次,楚天都會想起網絡上那個叫“夢雪”的女生。怎么認識,楚天記不太清,大概有兩三年的光陰,她美麗、熱情、聰明、善良、善解人意,和夢雪完全相反性格。當然了,前提是“夢雪”是個女的。這年頭,網絡變性人太多,你以為她是青春美少女,沒準他是個猥瑣摳腳大漢。不過,楚天能感覺到,“夢雪”是個女生,和她的名字一樣純潔。

也許是一個人久了寂寞了,也許是情詩、愛情故事看多了,也許是體內荷爾蒙激素分泌過旺了。某天,和“夢雪”聊得正開心,楚天將情詩分享后,稀里糊涂就打了句“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回答他的是一陣沉默。

楚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屏幕,手心也沁出了汗,此刻他才深深了解到什么叫“有些話一旦說出口,可能朋友都沒得做?!彼絲毯芎蠡?,為什么要這么莽撞,萬一朋友都做不了呢?一種莫名患得患失的感覺籠罩著楚天,他迅速把聊天窗口關掉,似乎這樣就可以當作沒發生,沒說過那句話。

“咳,咳”熟悉消息提示音響起,心臟似乎也隨著頭像的節奏在跳動,顫抖的手握著鼠標慢慢向下,猛地點開,彈出,楚天卻同時閉上了眼,深呼吸,平復心跳,做一個悼念儀式,慢慢睜開眼,只見屏幕上的消息是,“好”后面跟著個笑臉。隔著屏幕楚天似乎都能看到“夢雪”看到消息時的笑靨如花。

像一股電流遍全身,巨大的幸福感充滿心田。心里酥酥麻麻的,楚天癱軟在床上。

表白成功之后,二人迅速進入了熱戀,每天都膩在手機上、電腦旁,說一些沒有營養的廢話,聊到很晚才睡。

雖然聊到很晚才睡,楚天第二天上課依然紅光滿面,神采奕奕。和“夢雪”發了句“吃床了,小懶蟲”,余光看見夢雪對著手機傻笑,楚天悄悄走前去,準備嚇一嚇她。

二人的關系有所改善,楚天不再覺得夢雪是傲嬌公主病,夢雪也不再認為楚天是色狼死變態,所以敢開一些小玩笑。

“嘿,干什么呢?”楚天猛地一跺腳。沒有預料中的犀利反擊,夢雪慌亂的把手機反扣在桌上,面頰飛紅,小聲辯解道:“沒,沒什么?!?br/>
若是以前定會拿夢雪反常的表現開玩笑,但此刻楚天腦袋空白一片,愣在當場,剛才余光瞥見夢雪手機上名叫“楚天”發的“起床了,小懶蟲”和她準備回的“調皮”的表情。

“你這人討不討厭呀,要上課了,快回自己座位?!背煲膊恢約菏親呋故潛幻窩┩蘋亓俗?。

“夢雪”發來了一條信息,果然是“調皮”的表情。

楚天茫然的抬起頭,看著夢雪的背影,卻無法將網絡上的“夢雪”與她重合,她們根本就是兩種性格,怎么會是同一個人呢?我喜歡的是網上的夢雪,還是現實的夢雪?我喜歡她們的人還是她們的性格?什么又是喜歡呢?她喜歡我嗎?那她喜歡的是現實的我還是網路的我?還是說讓網上的我喜歡網上的她,現實的我們互不相干?網上的感情我是認真的還是因為寂寞?我該怎么辦呢?誰來教教我?

看著夢雪臉上淺淺的甜蜜的笑容,萬年冰山融化的絕美風景,楚天一陣恍惚,我喜歡的是網上的夢雪又何嘗不是現實的夢雪呢?網絡上的我難道就不是我了么?

“滴,滴”夢雪發來一條信心“認識這么久,還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呢?我叫夢雪,你呢?”

“楚天”沒有猶豫,楚天簡短的回復道。

夢雪驚喜交加地回過頭,正好對上楚天的目光,四目相對,仿佛這一刻便是永恒,此時他們眼中只有彼此,忘卻時間,忘卻喧嘩,一股淡淡的情愫流淌在心間,眼角也似乎有了笑意。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