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桑普多利亚出去的现役球员: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愛戀

時間:2017-09-19 來源:原創 作者:嶺上月明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ㄒ唬?br/>  
  陳陽大概五六年沒有回家鄉所在的縣城了,發展變化很大,令人驚嘆!高樓林立,街道寬闊,車水馬龍,人群熙攘。突然,在陌生的人來人往里他看見了高中時的班主任楊老師。他急忙走上前去,熱情地握住楊老師的手打招呼:“楊老師,這么多年沒見面了,身體好吧?”“還行!我已經退休三年了,現在一家私立學校發揮余熱!”楊老師說話風趣,待人和藹。兩人閃到路邊的樹蔭下,坐到石凳上親熱地敘起舊來。當年的老師當年的同學一一探問,大都過得挺好。所有代課老師中唯有教數學的李老師很不幸,五十歲不到,患了腦中風,媳婦離婚帶走了女兒,一個人在縣老年公寓孤苦地生活著。他們同學當中要算高彩鳳很出格,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驚世駭俗,她竟然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退休工人,那男人的女兒比高彩鳳小不了幾歲。高彩鳳從師范學院畢業先在鄉下教書,后來調到縣中,談了好幾個男朋友,不是人家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人家,一晃幾年便成了大齡剩女,要找個合適的對象更不容易了。
  
  “陳陽,你們倆高中時不是在談戀愛嗎?最后怎么分手了?”聽楊老師這么一問,陳陽心里猛地像刀扎似的疼痛。
  
  “唉——!是我對不住彩鳳,先提出分手的。兩地分居,工作不在一起,況且上大學后我有了新的女朋友。說實話,她比彩鳳長得漂亮迷人,家境也好。畢業我們都留在省城,水到渠成建立了家庭?!?br/>  
  “那你們現在生活可幸福、美滿了?”楊老師笑呵呵地問。
  
  “一切說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不好不壞的社會,不好不壞的家庭,不好不壞的工作,不好不壞的生活!”陳陽答得模棱兩可,“人一輩子像蒼蠅一樣瞎碰瞎活哩,為表象迷惑,眼睛就像蒙著一層布,黑燈瞎火地走路,等明白了已經悔之晚矣!”
  
  “你在你們那一屆同學中發展得很不錯呀,在省城買了房,工作穩定、媳婦漂亮、兒子可愛;難道還有什么不能讓你稱心如意的?”王老師關切地問。
  
  “結婚后我才發現我媳婦一切都好就是心眼小、多疑、脾氣暴躁。她很愛我,她要把我像鳥一樣養在她的鳥籠里,像魚一樣透明在她的魚缸里。我從外面出差或者學習回來,翻提包、翻錢包、翻手機,名副其實的‘三翻’老婆。總擔心我背過她交往別的女人。經常因為家長里短、雞毛蒜皮的小事,隔三差五就賭氣、吊臉、吵架,弄得全家雞犬不寧,煩死人了?!?br/>  
  “是不是你真有哪方面的事情才惹你媳婦不放心?”
  
  “王老師,絕對沒有!你想我在單位也不是帶‘長’的,就一個普通職員,沒官沒權誰理你呀!”
  
  “女人大都有吃醋心理,哄哄就過去了!”王老師安慰說。
  
  “也許!王老師,咱們暫且聊幾句,我還要走幾家親戚。以后有機會我召集幾個要好的同學咱們好好聚聚!再見!”
  
  “再見!”
  
 ?。ǘ?br/>  
  一路上,陳陽思緒翻飛,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看來彩鳳這些年過得不怎么好呀!上天啊,好人難道沒有好報嗎?他曾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為她祈禱為她祝福,這美好的心愿終歸化作烏有了嗎?
  
  陳陽清楚地記得他和高彩鳳的最后一次見面。當時高彩鳳親自跑到省城他們大學,當面鄭重地問他,他倆能不能走到一起,他說不能了,彩鳳不聽他解釋,哭著跑向車站,他在后面追著送別,淚眼中肝腸寸斷。她長長的黑發在眼前一甩,扭身上了長途班車,咬牙切齒向他拋了一句:“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彼衲就啡慫頻?,在送別的人群中站了很久,班車啥時開走的他都沒察覺!
  
  陳陽的心思又一次飛回到他們美好而艱辛的求學時代!
  
  高一一年稀里糊涂就過去了,真正好的同學沒交往幾個便分手了。進入高二分科分班,面對新建的班級陳陽的內心既充滿渴望又感覺迷茫。他和高彩霞都因為理化學不動選報了文科,而且進入了文科快班。陳陽的數學在班上無人能比,而高彩鳳的英語超強。理所當然,兩人是老師眼中能考上大學的種子選手。班主任楊老師在期中考試后另排座位時有意把他倆排在一起,希望他們取長補短、相互學習、共同提高。天造地設兩人漸漸萌生了愛慕之心,最后發展到如膠似漆、形影不離!
  
  九月一號開學不到兩周,天就變臉了,陰雨連綿。特別是一個星期四的晚上,小雨突然變成大暴雨,天像堤岸垮塌的江河,雨水從空中傾倒而下。校園瞬間成了一片汪洋大海。九點半,晚自習下了,同學們陸陸續續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陳陽在等雨點變小時離校,他暗自慶幸今天來校時穿著雨鞋拿著雨傘。忽然,他發現教室就剩下他和一個女生了。這女生和他一樣皮膚黝黑,但是她的模樣有點怪,眼睛小臉盤長,而且體型不勻稱,上身短下身長。一開學就因為外貌特別,別的同學的名字陳陽沒記住,而高彩鳳三個字他卻印象深刻。陳陽走過去好奇地問:“高彩鳳,這個時候了,你怎么還不走?”高彩鳳怯生生地說,“我忘了帶傘,雨太大,我怕鞋和衣服淋濕了。不過,我住校,距離近,走起來也快著哩!”他倆站在教室門口,望著黑漆漆的夜,聽著嘩嘩響的大雨滿心憂慮。走還是不走呢?陳陽雖然個子不是很高,但他體質好、勁大,在班上扳手腕就是大個子男生也贏不了他。此時,陳陽不知哪來的一股勇氣,突然對高彩鳳說:“你沒帶雨傘沒穿雨鞋,我背你到女生宿舍吧?反正咱們教室離你們女生宿舍不遠,也沒其他人,不會有同學說閑話的!”高彩鳳聽到陳陽這句話,一股暖流襲上心頭,感動得不知說什么好,淚水一下子涌出眼眶。陳陽背著高彩鳳,高彩鳳左手舉著傘,右手摟緊陳陽的脖子,兩個人像幽靈一樣在如注的暴雨中快速穿行。十分鐘左右他們就到了女生宿舍門口。放下高彩鳳,陳陽接過雨傘什么也沒說便消失在茫茫的雨海中了。身后隱隱約約傳來高彩鳳的感謝聲。他們倆的第一次交集在各自的心幕上留下永不褪色的一筆,終生不滅!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