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桑普多利亚走出的球星:金秋,遇見老師

時間:2017-09-25 來源:原創 作者:布衣粗食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老師的概念是廣義的,人生第一位老師是自己的父母;走進校園,引領我們暢游書海的是老師;“三人行,必有我師”,還有生活中的朋友、同事,甚至是路人,都可以成為老師。人生一路走來,我們記憶最深的一定是學校的老師。他們是靈魂的工程師,是幫助我們打開智慧之門的人,無法忘記,更不能忘記。記憶深處的畫面,總會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慢慢涌現……
  
  1。微笑
  
  妞妞六歲了,背著媽媽新買的書包,一蹦一跳上學了。
  
  教室里,妞妞看了看周圍,都是陌生的面孔,妞妞有些害怕。想起一整天不能和父母待在一起,妞妞還有些傷心。
  
  講臺前,老師微笑著介紹自己:“我姓李,性別女,溫柔大方。以后就是你們的班主任兼數學老師了。大家以后叫我李老師?!?br/>  
  “下面,請同學們也做個自我介紹吧?!崩罾鮮ψ呦陸蔡?,讓第一排的同學先介紹自己,然后是后一排。
  
  “我叫妞妞,有點胖,媽媽叫我胖妞?!辨ゆぷ暈醫檣艿氖焙?,低著頭,聲音很小。
  
  “胖是可愛,哦?!崩罾鮮πα?,然后同學們都笑了,記住了妞妞。
  
  原來自己是那么可愛,妞妞也笑了,心想,上學真好。
  
  2。粉筆
  
  粉筆原是一支只有七公分長的顏各異的圓柱體,卻因“落到了”老師的手上,變成了神奇的世界。
  
  語文課,粉筆變成一排排小詩,一個個方塊字,有時候,是一個括號、句號。數學課,粉筆又是一個個阿拉伯數字,一個扭來扭曲的符號。最神奇的是美術課,粉筆居然變成了一幅水墨畫,遠處有青山,近處是綠水,中間是白墻灰瓦的村莊,還有五顏六色的花朵。
  
  當粉筆變來變去的時候,由長變短,還飛散著討厭的粉筆灰,沾在老師的手上、臉上,還有干凈的衣服上。老師只顧寫寫畫畫,直到有一天,一聲長長的咳嗽,才發現,粉筆灰悄悄鉆進了身體,一點一點把身體拖垮了。
  
  有一次,數學課上,李老師讓妞妞到黑板上寫出一道題目的答案。妞妞踮起腳,舉起粉筆,歪歪扭扭寫下一排數字。突然,星星點點的粉筆灰掉下來,沾到妞妞臉上,她感覺眼睛火辣辣的。
  
  直到現在,妞妞還記得粉筆灰的味道:嗆人,有點辣。她還記得李老師一邊咳嗽一邊講課的場景,然后,有淚水從眼角滑落。
  
  3??諫?br/>  
  “一二一,一二一”,體育老師一邊吹口哨,一邊飛快地跑著,身后是妞妞,還有妞妞的三十多個同學。
  
  口哨就是命令,是激勵妞妞加速前進的聲音。它只是一個大拇指那么大,為什么可以發出很大很大的聲音呢?妞妞常常想。
  
  有一次,妞妞參加了學校的短跑比賽。她半蹲在起跑上,前面是筆直的跑道?!靶輟笨諫諳熗?,妞妞使出吃奶的勁,向前沖去,雖然只是得了第二名,但那是妞妞短跑最好的成績,還得到了一個小小的獎牌。
  
  現在,那個小小的獎牌,早已褪色,但妞妞不會隨手扔掉。因為,當妞妞遇到困難的時候,看看獎牌,耳邊就會聽到口哨聲,那是一種鞭策,一份無形的力量,催人奮進。
  
  妞妞知道,口哨的聲音,其實比自身能發出的最大的聲音還要大,是生命的號角。
  
  4。節日
  
  金秋,教師節到了。同學們都在冥思苦想:要給老師送什么樣的禮物呢?送花,送賀卡,送茶杯,送筆……好像老師都不喜歡。
  
  教師節越來越近了,妞妞還沒有想好送什么給老師,就迎來了語文第一單元測試。妞妞決心考一百分,于是把所有的課文和生字認真復習了幾遍,考試時,把字寫得端端正正。
  
  “這次考試,妞妞一百分,全班第一,”教師節那天的上午,語文老師給了妞妞一個擁抱,“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禮物。謝謝?!?br/>  
  妞妞突然發現,老師說話的時候,眼里含著淚水。妞妞用成績肯定了老師的勞動,給了老師精神的鼓舞。
  
  妞妞永遠記得,有一年教師節,老師要每個學生拿出準買禮物的錢,捐給了山區學校。老師說,在山區,還有很多很多生活貧困的孩子,連學習用品都買不起,需要我們關心關愛。老師還說,教師節,是一個懂得感恩祖國的節日。
  
  5。腳步
  
  妞妞初中時候,選擇讀寄宿。
  
  夜里,妞妞想家了,輾轉睡不著。在宿舍,雖然有同學的陪伴,但她們不會像父母一樣,給她蓋被子,唱催眠曲,也不會在清晨叫她起床,更不會為她準備好白天的衣服。
  
  妞妞想家了,有些傷心。突然,宿舍的窗臺前,閃過一個黑影,腳步很輕很輕。但妞妞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了,她是學校的生活老師。
  
  生活老師姓劉,家就在學校圍墻后面,但她每天都在學校。晚上,她要巡視宿舍樓好幾遍,直到天空出現魚肚白。因為怕打擾同學們的睡眠,她腳步總是很輕很輕。
  
  妞妞想,劉老師家里還有三歲的小寶寶,天黑了,會不會也想母親呢?想著、想著,妞妞睡著了,窗臺前,依舊腳步輕輕,像母親撫慰兒女入睡一樣輕,一樣溫柔。
  
  作者:朱鐘洋;筆名:布衣粗食。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