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效力过桑普多利亚的球星:抒予

時間:2017-09-27 來源:原創 作者:雨言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文/雨言
  
  季風一直分不清楚,自己是因為遇見詩歌認識了抒予,還是因為遇見抒予懂得了詩歌。
  
  《夏天的云》
  
  風吹云動
  
  天不動
  
  
  晴空萬里
  
  天上的白云
  
  厚實濃重
  
  或是稀疏淡薄
  
  都一一
  
  點綴在蔚藍的天空上
  
  
  時而像高山流水
  
  時而又像萬馬奔騰
  
  
  像森林中小動物的聚會
  
  讓我的心充滿著愛
  
  
  像嫦娥仙子的月宮
  
  潔凈如水
  
  又像孫悟空大鬧天宮之前的美景
  
  可遠觀人間卻無法觸及
  
  
  像觀世音菩薩
  
  站在云端
  
  楊柳輕拂
  
  普渡眾生
  
  
  有時看著
  
  更像是滿懷慈悲的上帝
  
  我多想自己就在上帝的手里
  
  做一回
  
  上帝的寵兒
  
  
  風云變幻
  
  我站在人世間
  
  任自己的思緒
  
  天馬行空
  
  把自己所想到的和看到的
  
  一一對號入座
  
  望云卷云舒
  
  季風承認自己不懂詩歌,無法評論這首詩歌的好與不好。詩中鮮明、生動的描寫,調皮而可愛,簡單而明了,與想象中詩歌應該是優美的有所不同。詩的結尾是淡淡的憂傷,讓人深思的意境,真的很像天上的云。人生如浮云,風云變幻,虛實沉浮……
  
  季風苦澀的笑了笑,快節奏的生活就像速食午餐,囫圇吞棗,有些味道滑過舌尖,再想細細回味,感覺早已不復存在。而那些詩和遠方,感覺是離自己很遙遠的事情。
  
  你相信緣分嗎?在遇到抒予之前,季風是絕不會相信那些無法考究的東西,虛無飄渺的感覺。
  
  生長在貧困落后的山村,刻苦努力,拼搏向上,腳踏實地的走好每一步,是他在這個大城市里賴以生存的基本條件?;孟?,美夢,他一直堅信,那只是有錢人玩的游戲。奢華的夢,窮人幻想不起。
  
  三年的業務員生涯,讓季風走遍A城的大街小巷,每一座紅綠燈的斑馬線,都有他的身影曾在上面走過,即使早已無??裳?。
  
  那天,季風和往常一樣,和一群路人一起站在路邊等紅綠燈,身旁站著一位穿著一條淡藍裙子的女孩。長長的秀發,背一只咖啡色的背包,懷里抱著幾本書,白色的平底休閑鞋。很清新,很安靜的樣子。季風不禁看呆了,以至于綠燈亮的時候沒發現,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他的身子一斜,手臂一不小心就碰到了身旁剛想抬步向前走的女孩,她懷里抱著的書瞬間散落在地。
  
  “對不起?!奔痙緙泵團⒁黃鶚捌鶘⒙湓詰氐氖?。
  
  “抒予?”當季風看到書本封面上瀟瀟灑灑寫著“抒予”兩個字的時候,拿起書本抬頭望著女孩問:“你叫抒予?”
  
  女孩沒有回答季風,習慣性的抬手想要接過他手里的書,季風躲閃了一下,沒有給她。女孩抬起頭來疑惑地看著季風。
  
  “你叫抒予?”季風望進她明亮的眼睛,手指在書本上寫的名字問。
  
  “你說什么?”女孩望著季風,伸手拿下了自己耳朵上的耳機。原來她戴著耳機,剛剛她的長發遮住了,季風沒有發現,難怪她都沒有回答。
  
  “抒予?!奔痙韁缸攀楸疚??!澳愕拿??”
  
  “哦!可以這么說。我的名字?!迸⑽氯岬幕卮?,聲音很好聽。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當抒予得知季風看過她寫的詩,她也感到很意外。
  
  這時候,綠燈早已經過了,又是紅燈,又是等待。季風與抒予開始東一句西一句的交談。抒予話不多,三年的業務生涯,讓季風練造了一張口若懸河的嘴。抒予很認真的傾聽著,并不因為他們才剛剛認識而有所敷衍。她總能在他說話的停頓中,作出最恰當的簡短回答,或報以溫暖的微笑。
  
  季風覺得抒予真的是一位很適合傾訴的聽眾,善解人意得讓人心疼。
  
  交談中得知,抒予只是在A城作短暫的停留,不久就會離開。
  
  以前總嫌慢長的短短一段斑馬線,總怕綠燈亮過了,人還沒過完,每次都走得匆忙而驚惶失措。此刻和抒予走在一起卻覺得心安,難得的平靜,希望它沒有盡頭的可以一直走下去……
  
  從虛幻走進現實,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緣分?如果是,緣分,真的妙不可言。
  
  業績分紅下來,是季風他們這些業務員最開心的事情了。畢竟,每一分錢都是經過汗水的洗禮。想起那一次次的口水說干,好話說??;想到那一扇扇在眼前關上的門;那一次次被掛斷的電話……一把把辛酸的血淚只能往心里流。擦干汗水,露出微笑,八顆牙齒的標準笑容。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適合拼搏,適合勇往直前。
  
  “ready”是A城內適合廣大打工一族盡情減壓的場所。因為它消費適中,符合大眾需求。
  
  當季風和同事們剛踏入“ready”的時候,吧臺邊上一抹身影瞬間闖入眼簾。嬌小玲瓏的身材,穿一身黑色緊身短裙,同款高靴,一頭秀發高高束起,烈艷紅唇,醉眼迷離。
  
  “抒予?”季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定神看了看,確實是抒予。季風和同事打了聲招呼,抬步向抒予走去。
  
  “嗨,美女!酒喝多了不好。我們去跳舞吧!”一位穿著另類,頭上染一束紅發的青年男子,正伸手摟上抒予被黑色緊身裙子包裹得更加纖細的腰肢……
  
  “你……誰呀!我不認識你?!筆閿杷底龐檬秩ネ頗侵宦г諮系氖?。
  
  “美女,我們現在不是認識了嗎?”紅發男子手非但不松開,還摟得更緊更用力了。頭靠近抒予耳邊,神情迷離的嗅著,聞著。
  
  “你走開……我都說不認識你了?!筆閿枵踉?。
  
  “抒予?!奔痙緲觳階呱锨?,一把將抒予從紅發男子的懷里拉扯出來,在男子發怒前,低頭寵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說:“小丫頭,又喝多了?!?br/>  
  “是你?!筆閿杼鶩防?,醉眼朦朧。
  
  “嗯?!奔痙緄懔說閫?,望著眼前隱忍著怒火的紅發男子,友善地笑著說:“先生,很抱歉。她喝多了,得罪之處請見諒。你隨意,今晚的酒水算我?!?br/>  
  “掃興?!焙旆⒛兇由ㄊ恿艘幌率閿?,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季風,氣憤的轉身離去了。
  
  “抒予,你怎么在這?你一個人?”季風扶著喝醉了的抒予?!拔蟻確瞿愕僥潛咦??!閉胩Р較蟯履潛咦呷?。
  
  “我不要,我要跳舞?!?br/>  
  “跳舞……”
  
  不容季風多想,抒予已經拉著他一起擠身滑進了一旁的舞池。
  
  勁暴的音樂震耳欲聾,絢爛的燈光忽明忽暗。觥籌交錯間,瘋狂扭動的腰肢。迷離的眼神配著麻木,頹廢,艷麗,妖嬈的臉。飄忽的身影,曼妙的舞姿,如癡如醉的表情。曖味,誘人,碰撞及失控。舞池中眾人的面孔掠過眼前……
  
  季風看著在自己手上旋轉飛舞得像只精靈;在懷抱里綻放得像團烈焰的抒予。心里的震憾久久無法平靜。這個女孩真的是自己前些天遇見的那個圣潔如蘭的女孩嗎?怎么一下子化身成烈焰玫瑰了呢?連番熱舞過后,抒予的臉頰更加嬌艷迷人,香汗淋漓依偎在季風懷中,醉眼朦朧。
  
  季風扶抒予到沙發坐下,又讓服務員送來醒酒茶喂抒予喝下,她安靜的靠在他懷里睡著了。
  
  同事打趣季風一進門就撞上這么嬌艷性感的尤物,真是艷福不淺呀!
  
  季風望著自己懷中安靜沉睡的抒予,第一次這么毫無顧忌的近距離看一個女孩。她有著精致的容顏,長長的捷毛,高高的鼻梁,小小的嘴巴,圓潤而嬌艷欲滴。只是為何睡著了,還眉間深鎖?看著就是小女孩一個,會有什么樣的憂愁?而這ready龍蛇混雜,也不應該是像她這樣純凈的女孩會來的地方。季風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就想到了一句:充滿詩意和遠方的女孩。
  
  季風和同事們打算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后了。正不知道該怎么安置懷里這個醉酒熟睡的女孩時,抒予醒了過來。她睜開惺忪的眼睛,看到是季風的時候,對他微微笑了笑,是那個溫暖的笑容。然后發現自己竟然在他懷中,一下子坐了起來。季風窘態的縮了縮手,抒予也尷尬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筆閿杪凍雋宋氯岬奈⑿?,轉身望著季風的同事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沒關系?!奔痙綣首髑崴傻男α誦?,“你住哪里?好夜了,我送你回去吧!”
  
  “呵呵,不用了。其實,我就住在對面的‘雅閣酒店?!筆閿璧髕さ惱A蘇Q劬?,甚是可愛。
  
  “厄,對面?”季風突然感受到英雄無用武之地是什么滋味了,想送美女連機會也沒有的感覺。
  
  站在酒吧門口,目送著抒予穿過斑馬線,走進對面的“雅閣酒店”?;夠岵換嵊謝嵩偌??季風抬起頭望著漆黑的夜空,星星正眨著無辜的眼睛。想到自己剛剛給了她的名片,上面的電話號碼她會不會撥打?季風期待著,也害怕著。
  
  剛開完會,今個月的額度又提高了。季風和同事們垂頭喪氣地回到辦公室,心里壓抑得難受。每個月拼盡全力就為了完成老板訂出來的額度,達不到就被扣工資,太差的被開除,而太好了,額度又提升了。適應不了,只有被淘汰的命運。為了完成越來越高的額度,大家只能拼命奔跑,你追我趕,不敢停息。真的不知道那條緊繃的神經,什么時候“砰”的一聲就斷了。
  
  “叮鈴鈴……”手機響了,好像一下子劃破陰霾的陽光。季風急忙掏出手機來看,沒有備注的號碼,是哪個客戶?
  
  “咳咳”季風清一清聲音,把臉上麻木的表情瞬間換成了標準的微笑,露出整齊的八顆牙齒,笑顏逐開的說:“您好!安迪公司?!?br/>  
  “你好,是季風嗎?我是抒予?!焙錳納羧玢宕悍緄腦詼呦炱?。
  
  季風如遭雷劈。哦,不不不。是他太驚訝,太激動,太興奮了。竟然忘了回答。
  
  “喂,是季風嗎?我是抒予?!鋇貌壞交卮鸕氖閿櫨治柿艘槐?。
  
  “在在在,我在聽呢?”季風的心快速地跳動著,歡喜竟來得這么措手不及。
  
  A城,相聚時光。
  
  “季風,我要離開A城了。能在A城遇見你,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意外的驚喜,還有很感謝你昨晚的出手相救。謝謝你!”抒予望著季風,話語真誠,笑容溫暖。
  
  這些話語聽進季風耳里,卻感覺如冷風吹進心底,透骨冰涼。
  
  明知離別在即,從進門看到她身旁擺放的小小行李箱就已經知曉。為什么心還是無法平靜?
  
  “SUN說,A城的紅綠燈特別多,斑馬線錯綜復雜,特別難過。綠燈的倒計時特別短,60秒,也可以說一分鐘,剛好一個吻的時間。而需要穿越斑馬線的人流量總是很多,不分時間,不分地點。所以,每次都要等很久。短短的斑馬線,過得提心吊膽,驚心動魄。總害怕不知哪一次就會被突如其來的車來個親密接觸,然后變成高空砸物,俯視天下了?!?br/>  
  “SUN說,A城的ready是全A城客流量最大,各地人口最集中的地方;是打工一族緩解壓力,借酒消愁的好場所。它在白天沉睡,在晚上狂歡,是午夜熾熱燃燒的煙火。燃盡熱情,燃盡空虛,寂寞?!?br/>  
  抒予望著季風,又好像透過季風望向遠空,自說自話著。季風沒有插話,也沒有回答。只覺得心里的沉重比起老板每次提高額度時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自嘲的在心底對自己說:兄弟,沒想到你閉上嘴,也有適合當聽眾的潛質呀!
  
  “你一定很好奇SUN是誰吧!他是我第一個愛的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也是我這輩子最后愛的,唯一愛的人了?!?br/>  
  季風震憾了。望著眼前的抒予,不過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為什么就可以用那么肯定的話語,對一生的愛情做了如此深刻的總結。
  
  “呵呵,當然,這只是單指愛情。親情,友情,人生在世還是不能割舍的啦!”
  
  抒予望著季風,話語平靜而又故作輕松,但季風感覺自己有想流淚的沖動。如此水晶般的女孩,竟有著一顆支離破碎的心。
  
  “我發覺自己真的好愛他呀!除了愛他還是愛他,愛到沒了自我。好友都說我傻,問我愛得那么卑微,到底苦不苦,累不累。我說,苦的時候想起他就甜了。誰叫自己想不開,舍不得,放不下?!?br/>  
  季風望著眼前沉溺在回憶中的抒予,發現愛情真的永遠不是一個人自己擁抱自己就可以圓滿的事情。
  
  “你真的要離開A城了嗎?”季風輕輕問。
  
  “嗯,畢竟不是屬于我的城市?!筆閿璐踴匾渲謝氐較質?,望著季風笑了笑。
  
  “是他的?”即使很不愿意,還是問了出來。
  
  “也不是,只是他曾經呆過的地方?!?br/>  
  “那他現在在哪里?你現在是要去找他嗎?”
  
  “不知道?!?br/>  
  “不知道?”季風凌亂了。那么愛,怎么會不知道他在哪里?
  
  “嗯,不知道他在哪里了。也不想再找了。他說他是浪子,習慣漂泊。流浪就像他身體里流動的血液,停下來就沒有生命了?!?br/>  
  浪子,無根的浮萍。像無腳的鳥,一生都在飛翔,而活著,也只能不停在飛翔。
  
  “父母年紀大了,我得回到他們身邊。俗話說:父母在,不遠游。這是我追逐他的腳步走的最后一個城市了?!筆閿櫨蒙鬃癰懔爍忝媲暗目Х?,望著季風說:“你不喝咖啡嗎?SUN說,這里是A城難得能喝到正宗咖啡的地方哦!”
  
  “嗯,好苦?!奔痙綰攘艘豢?,忍不住皺了皺好看的眉頭。
  
  “抒予,我能成為那個意外嗎?”季風在心里苦苦掙扎,最終還是鼓起勇氣一把握住了抒予纖細白皙的手,卻被那冰涼得像沒有溫度的手嚇得顫抖了一下。
  
  “什么意外?”抒予被眼前突如其來的情景嚇得一下子沒反映過來,想要抽回季風緊握住的手。
  
  “一個可以讓你為我留下的意外?!幣饌獾陌?。季風眼睛緊緊盯著抒予,手還緊緊握著抒予纖細冰涼的手,心里緊張地等待著答案。
  
  “唉?!筆閿杼玖絲諂?,放棄抽回手的掙扎?!澳閬嘈乓桓?a href="//www.dfsqvs.com.cn/zti/nanren/index.html" class="keywordlink">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會有純潔的友誼嗎?我不相信,但我希望有?!倍嗝慈萌宋蘗Ψ床?。
  
  季風被抒予眼中那熾熱的,渴望的眼神灼傷?;夯核煽聳種薪粑盞氖?。那手是那么的冰涼,即使自己的手熾熱,緊緊握著,也還是無法讓它暖和起來。
  
  “有些朋友,即使一輩子不會再見。無論何時想起,心里依然會溫暖如故。不是嗎?”
  
  “嗯?!奔痙縝崆岬閫?。他可以說不是嗎?他說不出口。
  
  有些事情,努力過后,無論結果如何?總得學習接受。遺憾,有時又何嘗不是凄美的成全?
  
  “你回家以后有什么打算?”季風問。
  
  “找個男人結婚,相夫教子。這不都是女人最后的歸宿嗎?未來的事,誰知道呢?”抒予答。
  
  “一路上,好好照顧自己。保重?!?br/>  
  “嗯,你也一樣。保重?!?br/>  
  輕輕的擁抱。季風知道,懷中這個嬌小的女孩,此去一路會變得更加堅強。沐浴風雨的花朵,總會獲得陽光的照耀。
  
  季風望著抒予漸行漸遠的身影,發現自己也擁有了詩和遠方……
  
 ?。?a href="//www.dfsqvs.com.cn/yuanchuang/index.html" class="keywordlink">原創。2017/09/10)
  
 

分享到:
  • 上一篇:小幸福
  • 下一篇:沒有了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