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桑普多利亚对切沃比分预测:熾目彌裳

時間:2017-10-03 來源:原創 作者:忍冬·流蘇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或許你第一眼看上的并不是可以和你相守一生的人,卻是你最放不下的人。
  
  這一生,花彌兮最放不下的是神祭,最償還不了的是神祭。
  
  當她贏過了所有人,卻唯獨失去了他。
  
  她最后,還是后悔了。
  
  或許在漫漫的陪伴中,她早已對他有了感情,以至于現今如此難過。
  
  或許吧,她到最后也沒弄清情為何物。
  
  這個困擾她這一生的問題,又何時得以解決。
  
  猶記幼時,他半瞇著眸子斜躺在?;ㄊ魃?,漫天?;椅?,卻不及他半分風情,一身白衣,饒是比更清冷三分,更清雅脫俗,這樣的他,卻總是眉目含笑,溫潤如玉,卻只對她一人溫柔。
  
  不知多次,?;ㄊ饗?,神祭總是這樣問彌兮:“兮兒,你可曉情為何物?”
  
  那時的她,只會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將情的釋義說出來:一是外界事物所引起的喜、怒、愛、憎、哀、懼等心理狀態。二是專指男女相愛的心理狀態及有關的事物。三是對異性的欲望,性欲。四是私意。五是狀況。
  
  神祭就會輕輕一笑,那笑淡卻了星辰,暗淡了春日明媚的柔光,卻不及眼底,尋出了一絲傷感的意味,只是那樣輕。
  
  他揉揉她的小腦袋,如沐春風般好聽的嗓音,說出來卻好似嘆息一般:“兮兒,是我太過心急,也是,你怎曉情為何物?!?br/>  
  曾經你不懂,現在亦是。
  
  說到底他在期盼什么呢,不是只求在她身邊看她成長就好了嗎?
  
  怎可奢求太多。
  
  花彌兮好恨,最恨的是自己,因為是她……親手……殺了他的呀……
  
  她親自將長劍刺進他的心窩,看著他凄然的表情,血流不止,眼底掩藏不住的失望,他的身體慢慢冷卻,最終倒下,鮮血染紅了潔白的雪地。
  
  為什么呢。
  
  他沒有一絲怪她。
  
  花彌兮這一生最相信親情友情,卻因此傷害了最愛她的人。
  
  寒風凜冽,天空陰沉。
  
  花彌兮一身紅衣,與晶瑩的雪地形成對比,刀尖滴著血,一滴一滴直沒入雪地,染成一片紅。
  
  她眸間分明沒有一絲感情,淡漠的嗓音,說:“神祭,你為何背叛我?!?br/>  
  一身白衣的神祭立在雪地上,身板挺直,即便死到臨頭也沒有一絲軟弱。
  
  他沉默著不說話,因為解釋似乎已經毫無意義,畢竟她已經不信任他了。
  
  花彌兮絲毫不猶豫地將長劍刺入他的身體,剎那間好像整個世界都禁止了,他卻開口了,還是那樣的嗓音,那樣的表情,只是多了一份凄然,他問:“兮兒,你可曉情為何物?!?br/>  
  絕美的笑容,一如往昔。
  
  花彌兮一怔,剛說一個“情”字就被打斷。
  
  “也罷,你怎曉情為何物,你不知情為何物?!鄙舫銎嫻鈉驕?。
  
  神祭長舒一口氣,用僅存的力氣說:“我從未想要害你,你要多注意你身邊的人,你認定的未必是正確的,你那個哥哥不是好貨,只是我不在了,你要多加小心,保重……”
  
  神祭抬起手想最后摸一下彌兮的臉龐,最終只是徒勞,手停在半空,身子已然倒下,渲染大片殷紅。
  
  花彌兮心中好像有一處塌陷了,眸中終于有了一絲感情,意味不明。
  
  為什么,會如此難受。
  
  眼眶頓時濕潤。
  
  抬頭望天,失神地說道:“情究竟為何物……?”
  
  一滴清淚滑落。
  
  難道,她是錯了嗎。
  
  她自詡這一生從未做過什么后悔事,只是這一次,她的心動搖了。
  
  如此不安。
  
  還是那樣的?;?,只是少了那如玉般溫潤的男子。
  
  ?;ㄊ饗?,花彌兮眼中已多了一份感情。
  
  “神祭,我來看你了?!?br/>  
  紅衣少女勾唇一笑,羨煞了初春的景。
  
  你恨我嗎。
  
  我知道,你不會恨我,可我多希望你怪我一些。
  
  你總是太過縱容我。
  
  我現在懂一些你說的情了。
  
  你若能回來,我會很開心的,到時我笑給你看好不好。
  
  你總說我性子寡淡。
  
  你看,今天我帶來了你最愛的秋露白,我們一起喝好不好。
  
  我陪你一起,不醉不休。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