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切沃对桑普多利亚:舍不得他

時間:2017-10-07 來源:原創 作者:酒醒書香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1.

“那后來呢?那封信寫的是什么?”

藍歌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微微低下頭去,昏暗的燈光照在他的額頭上,但我仍然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實我不用看也明白那種失去愛人的痛苦。

因為我也剛體會過。

藍歌并沒有告訴我信的內容,從那以后我有半個月沒有見到他來公司上班。

發信息也不回,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突然有一天他又回到了公司,滿面微笑,突然,我明白了他這半個月在干嘛,從他看我時的明亮的眼神,我知道,他徹底走出來了。

事后他告訴了我信的內容。

我聽了之后心里特別難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也剛失戀的原因,反正就是非常的不是滋味。

在心里感嘆老天的不公,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不過現在看來,他并不需要安慰,反而需要安慰的人是我。

最讓我同情的是葉語,從小就是和奶奶相依為命,老人去世后她便一個人生活,初入社會的她被人騙去做小姐。

剛開始只是在迪吧跳跳舞,后來被弄到洗浴中心去服務,她嘗試過逃跑,但第二天就被抓了回去,被打的遍地鱗傷。

并且他們還把她的服務拍成了視頻和照片威脅她。

這一做就是八年,直到她遇到了藍歌,那個被狗追了三公里的人,現在是我的同事。

2.

藍歌告訴我說葉語和自己發生關系后就再也沒有從事過那種行業,在一次逃跑中遇到了他的堂哥,是他在那群人中救下了葉語。

其實他堂哥早就知道葉語的病,知道她活不長,所以,葉語為了答謝救了自己,就主動提出和他堂哥假結婚來欺瞞父母。

“為什么要假結婚?”

藍歌苦笑的搖搖頭說:“我堂哥不喜歡女人,結婚只是走個形式,讓父母安心?!?br/>
“哦?!?br/>
原來葉語和藍歌的堂哥在相識之初就坦白了彼此的情況。

“那你現在真的沒事了嗎?”

“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嗎?”

“我看也不像,走出來就好?!蔽椅⑿ψ潘?。

看到他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其實我心里也挺開心的。

告別藍歌后我獨自徘徊在北京的地鐵通道里,這條冗長的道路此刻那么清冷。

就像醫院深夜的長廊,冗長而寂靜。

“牽著手走過

你說你舍不得那一盞燈

有一次曖昧 你卻回味著誰

愛情從來就不會停留

回回頭愛過

你說你舍不得那張笑臉

有一次曖昧 卻剩下空空的黑夜

流著淚愛不曾來過

舍不得他 舍不得他

握住的卻是留下的傷……”

我剛失戀不久,聽到這首《舍不得他》,悲傷似乎找到了口子,一個勁兒的涌進心臟。

3.

我裹了裹外套,寒風依然能找到入口,刺激著感官。

來到她跟前蹲下,靜靜地聽著她的聲音。

淡淡的悲傷,像生命中飛過的一只孤雁,在昏黃的天際留下一條寂寞的痕影。

落寞瞬間襲上了我的心頭。

我也舍不得她,四年的感情,竟然敗給了時間。

突然間熱淚盈眶,我承認我的心是很脆弱的,很容易被感動,平時聽歌的時候常常聯想到自己的人生,不禁感傷。

曲終,她看著我,說:你是第一個流淚的。

我知道她說的是什么意思,并且我還能在她的眼中看到被壓制住的感動。

我說:你在這里唱了多長時間了。

“不知道?!彼拖巒?,簡單的撥弄著吉他。

這時我聽到她肚子在咕咕叫著,于是說:“萍水相逢便是緣,我請你吃夜宵吧?!?br/>
就這樣我們認識了。

4.

她叫沈涵,是一個賣唱的女生,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去年母親被查出肝癌,到現在還在接受化療。

她告訴我說:“我唱歌不光是為了賺錢?!?br/>
“那還有什么?”

“因為我喜歡唱歌?!?br/>
“嗯,看得出來?!?br/>
“你叫什么名字?”

“李瀾?!?br/>
酒足飯飽后我們便彼此道別。

“這么晚了,你回家當心點?!?br/>
“嗯,放心吧,謝謝你的夜宵?!彼嶙拍源?。

我不得不承認她笑起來還是蠻好看的。

臨別前我塞給她幾百塊錢,說是給她媽媽買點營養品,她硬是不收,我就說就當是你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為我唱歌的錢吧。

這個城市太大了,大到我遇到的所有人都會在下一刻消失,這個城市又太小,小到所有的生命終會有交織的那一刻。

清冷而喧囂的城市,孤獨的人茍且的活在黑暗中,很多人都虛偽的活在陽光下。

我并不認為我和沈涵之后還會相見,我也從未這樣想過。

第二天我再次路過那個地鐵通道時并沒有見到她,無所謂,在我的人生中有太多的身影與我擦肩而過,我難道要每一個都去記住嗎?

后來的日子我心里其實是有些渴望聽到她的聲音的,因為我真切的在她的歌聲里聽到了與我產生共鳴的情緒:孤獨。

有一次我路過廣場,那里聚集了很多人,像是在搞活動,我只是遠遠望了一眼,并沒有打算去湊熱鬧的心思。

離聽到這聲音已經過去三年了,我楞在原地片刻,轉身望去,是她,沈涵。

還是這首歌,還是這樣的聲音,依然那么孤獨的聲音。

5.

她的節目結束了,我看著她,她也看到了我,我們隔空相望,我對她報以微笑,她回敬我。

我一直等到她活動結束,她背著吉他穿過人群,向我走來。

我們找了一家咖啡廳,她握著杯子看著我,沒有說話,我看了看她說:“沒想到這么長時間你還能認出我?!?br/>
“你是第一個聽我歌流淚的人,也是第一個請我吃夜宵的人,我忘不了?!?br/>
“我也是,忘不了?!?br/>
我問了問她母親的病情,她微微低下眼眸,黯然道:“兩年前就挺不住了”

這其實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你現在是跟表演團走嗎?”

“你相信緣分嗎?”她突然轉移話題的問我。

“剛開始不相信,現在有點相信了?!?br/>
“我也是?!?br/>
我和她會心一笑,我知道她問這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三年前初遇到現在再次相遇的情況。

我發現我和她之間似乎早就認識并且非常熟悉,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似曾相識?

我們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一個眼神或者一個笑容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你現在……還單著?”她問。

“嗯,你呢?”

“我也是?!?br/>
“呵呵?!蔽夷恍?,不是嘲諷,只是發現事情變得有趣起來了。

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我問她為什么會選擇唱這首歌,她說為了舍不得。

我說:現在呢?

她微微一笑:還是舍不得。

“有人叫你?!蔽蟻蛩硨笈伺?。

我知道,她要走了。

“我要走了?!?br/>
“嗯?!?br/>
她站起來,背上吉他,并沒有邁出腳步,我知道她在看著我,我知道她舍不得。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她問。

“你相信緣分嗎?”

“相信?!?br/>
“我也信?!?br/>
她微微一笑。

我耳邊傳來她同事叫她名字的聲音,我知道,她馬上就要離開了。

她轉身準備走,然后又轉過身來,彎下腰,嘴唇湊近我耳邊說了一句讓我心起漣漪的話。

6.

說完她伸出小指,我笑了笑,也伸出小指勾了上去。

看著她的背影,心里莫名的不舍,傷感。

我將和沈涵的事告訴了藍歌,他端著酒杯笑瞇瞇的看著我:“緣分這東西,虛無縹緲,你真信?”

“我信?!?br/>
“那就期待你們的下次相遇吧,但是我可能等不到那時候了?!?br/>
藍歌說要辭掉工作去成都發展,也方便照顧老人。

我說:你的事二老是不是著急了。

他告訴我說家里給介紹個姑娘。

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他這幾年一直單身心里還是念著葉語,公司里好幾個優秀的女孩子主動追求他,他只莞爾一笑:我結婚了。

“回去也好,該定下來了?!?br/>
“你呢?”

“我等她?!?br/>
“希望你如愿?!?br/>
一年后藍歌結婚,我向公司請假,買了車票去了成都。

藍歌的女朋友算不上漂亮,但為人很親和熱情,我問他:怎么樣?

他說:挺好的。

我問他自己也問了他女朋友,他的回答一語雙關。

婚禮結束后我多待了一天,藍歌開車帶我在成都這個城市轉悠了一整天,可以說是盡了地主之誼了。

其實早就想著好好宰他一次。

7.

臨別時我問他:你還來北京嗎?

“不了,安安穩穩平平淡淡過余生,該消散的讓它消散吧?!彼盤煒賬?,聲音有些蕭瑟。

我沒說什么,對他點點頭給了他一個堅定的眼神,轉身便走。

我能感覺到身后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直到我進站。

藍歌不會再來北京,不是累了,而是已經結婚,曾經的葉語,在他心里可能會隨著歲月的前進而慢慢淡化,直到徹底消逝。

這次分別后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藍歌,我們也從來都沒有再聯系過,就像從來不曾認識過一樣,在心里只留下淺淺的影子,模糊了歲月的面孔。

上車后我找到位置坐下,把帽子壓低,低著頭小瞇一會兒。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到旁邊有人坐下,之前這個位置是空著的,我沒有理會。

好像做了一個夢,耳邊傳來口哨的聲音,吹著《舍不得他》的調子,我緩緩睜開眼,追尋口哨的主人而去。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

我們相視而笑。

歲月如此安好,她還是以前的她,單身,我也還是以前的我。

沈涵將頭靠在我肩上說:“我累了,不想再漂泊了?!彼幕耙粲行┢>?。

“嗯,我也是,累了?!?br/>
我低頭親了下她額頭,微笑說:“旅行結婚怎么樣?”

“真好?!彼α誦?,像個小貓咪一樣拱了拱頭,鉆進了我的懷里。

車廂里很多人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們,在他們眼里我們是一對非常恩愛的情侶,而對我而言,我和她這是第三次見面。

我清晰的記得一年前她低頭在我耳邊說的話:“如果我們下次再遇見,我就嫁給你,你就娶我,怎么樣?!?br/>
文丨酒醒書香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