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愛情小說 >

拉齐奥vs桑普多利亚:如果最后是你,一切真的不晚(四至六)

時間:2017-10-17 來源:原創 作者:木瓜蕊 閱讀:9
  

桑普多利亚与切沃预测 www.dfsqvs.com.cn                                                                  四
兩人的關系一直停留在一種曖昧的氣氛中,既像戀人,又不是戀人;是朋友,但又似乎比朋友更親密一點,白一欣時常為這種關系而感到患得患失。每次與馮文晨相見或與他交談,她總會莫名其妙地開心,然后看見他跟其他女生打鬧、開玩笑,便會莫名其妙地難受。

身為好友的王琪琪看她一心陷入了單相思而著急,看樣子馮文晨對白一欣沒有任何喜歡,前幾次搭救白一欣真真的是偶然,可是卻獲得了“從大一開始就發誓四年不談戀愛”的白一欣的喜歡。因為王琪琪知道,白一欣內心自我?;ひ饈逗芮?,若是她認為某個人能夠給她帶來開心、快樂,并且不讓她難過,她便會全身心地投入,現在的她死腦筋認定了馮文晨就是她未來的男朋友,未來的結婚對象,除此之外誰都不要。

在這段像是戀愛的感情中,一欣是主動方,馮文晨是被動方?!扮麋髂闥?,我要不要約他去跑步,他那么胖,心臟負荷肯定不好,要是他不想一個人跑,我可以跟他一起跑步,一起減肥?!薄八蚱古儀蠔孟窕剮?,我體育也選乒乓,這樣我就可以約他一起去打球了?!薄拔頤瞧锏コ等グ?,文晨有自行車,我們借他的”……

可是,馮文晨并沒有察覺到她的喜歡,“這么早起來打球?!我不去,起不來?!薄澳閼移淥艘黃鹋懿槳?,我有其他事情,下次再跑?!笨墑竅麓偉滓恍澇僭嫉氖焙?,馮文晨總是有其它借口推脫。馮文晨人挺好的,班上其他女生向他借車,他也是很爽快地答應了,白一欣在借到單車后總是一臉開心,因為可以跟馮文晨聊幾句,然后還車后一臉沮喪,因為沒話題。而且一旦一欣不發消息給馮文晨,馮文晨是那種打死都不會主動的,他們之間似乎并沒有什么溝通話題,似離得很遠,又似離得很近,這種關系連旁觀者王琪琪也看不懂。

白一欣大大咧咧,身邊都是異性朋友多于女性,所以有些人也是喜歡她的,只是她一條筋地認為是把他們當成兄
弟,絕沒有夾雜絲毫的男女感情。王琪琪有些擔憂地看著她,白一欣準備了許久地告白語,就要派上用場了,可是馮文晨……,若是馮文晨接受了她的告白,在一起了,那還好;萬一拒絕了白一欣是否能承受,他們之后見面又會不會很尷尬?一欣那么喜歡他,恐怕……。

人們都說,喜歡一個人是可以從他的眼睛里看出來的,可在王琪琪看來,馮文晨的眼里是絲毫沒有白一欣的身影,只是當白一欣告訴她,她與馮文晨的點點滴滴后,又有些懷疑馮文晨的心意。她真想沖過去拎著馮文晨的衣領逼問他,“你到底喜不喜歡一欣,喜歡就喜歡,別那么多廢話,爽快,別老是讓一欣為你擔驚受怕的?!?br/>

 


  五


持續了九個多月的暗戀后,白一欣終于決定告白了。在經過那么長的時間的喜歡后,她似乎也有些猶豫了,她的這份喜歡的能不能傳達給對方,以及對方是否會以她期待的方式告訴她還是直接拒絕,她不知道,她也在迷茫。

王琪琪找了個理由把馮文晨約了出來,因為經過多次試驗,他已經習慣拒絕白一欣了,但是對其他女生的要求還是有求必應的,而且白一欣似乎并沒有像剛開始喜歡他那么迷戀他了,這次的告白就像是一場再見的前奏,白一欣似決絕又帶著不忍,她不忍心再讓白一欣遭到馮文晨的傷害了。

白一欣經過精心的準備,換了個簡單清新的發型,化了淡妝,涂上口紅,完全沒有之前那種書生氣息,有的只是一個女生最獨特的美。

她鼓起勇氣走上前去,“馮文晨,我喜歡你,因為你,我想放棄曾經說的那句話不在大學談戀愛,你愿意當我的男朋友嗎?”白一欣有點緊張,聲音有些顫抖,但還是很堅定地表達著她的意思,她的手心滿是攥著的汗,她期待著馮文晨的回答,也害怕聽到她最不想聽的答案。

“我……抱歉,我還沒有準備在大學談戀愛?!狽胛某靠醋潘宄旱匱劬Υ鸕?。

“嗯……,好,我知道了?!卑滓恍賴拖巒?,眼里閃過一絲難過,隨即笑道,“我也猜到結局了,沒事啦,這次我是想對自己好點的,畢竟這樣單相思的日子還是很難過的,還不如早點放手,是吧?我還是很理智的?!卑滓恍佬ψ哦苑胛某拷?,“我可不想整天讓我的琪琪擔心呢!”

“你那么好,肯定會遇到比我更好的?!?br/>
“嗯,這是自然?!卑滓恍佬Φ??!澳?,我們還是好朋友吧?”

“嗯,當然?!?br/>
“這件事可以保密嗎?我不想太多人知道?!卑滓恍浪檔?。

“好?!?br/>
“那先這樣?我還有事?!?br/>
“好,再見?!?br/>
白一欣走后,馮文晨的眼神黯淡了,對他來說,他早就知道白一欣喜歡他,沒有一個人可以老是無理由地扯話題聊天,沒有哪個人會在他每一場比賽中出現,沒有哪個人會想著去依賴他,也沒有哪個人在他只喝了一點點酒后便問他有沒有事,只是現在的他還不想談戀愛,他還不想去承擔一些事。曾經他喜歡一個女生,只是女生不喜歡他,他不高不帥還胖,白一欣一米六三的身高,跟他差不多,他早就聽說了白一欣喜歡的是一米八的男生,喜歡運動……

他是喜歡她的,如果不喜歡的話,就不會故意在見習的時候慢悠悠地到來,然后去坐別班的車;如果不喜歡的話,就不會在看見她戴過帽子后自己也買了一頂帽子;如果不喜歡的話,別人約他一起去爬山的時候,他本來不想去的,可是聽到她也去,自己也隨之改變主意……只是現在他的自卑遠遠大于他的喜歡,他似不曾成長,而她那么努力地想活得更好,現在的他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這是他唯一能給答案。

“一欣,怎么樣?”王琪琪看到白一欣回來焦急地問道。

“我們還是朋友,我們約定好了?!卑滓恍佬ψ哦醞蹣麋魎?。

“吶,一欣,沒事吧?要是你難過的話說出來就好了,不必忍著?!?br/>
“我沒事,只是心里面有些空空的,之前的記憶滿滿都是他,而現在終于要放下了,突然間無所適從,不過我相信時間可以沖刷一切的。琪琪,要是我在未來一個星期內一直跟你嘮叨我的心情,你可千萬不要煩我??!”白一欣苦笑著?。

“當然不會啦!”王琪琪心疼地抱住了白一欣,白一欣也緊緊地抱住了她。



 六

后來,白一欣在那一個星期內真的天天拉著王琪琪說些她還是忘記不了啥啥的事,王琪琪耳朵都聽得起繭子了,但還是耐著心思聽她說完。過了那個星期,白一欣似乎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似乎不記得她與馮文晨所發生的一切,她的生活回歸到了十個月前,還是天天泡館,考級……,馮文晨這個名字似乎已經從她的腦海里消失了,但是在班上見面還是微笑著點點頭打聲招呼,隨后便再無交集。白一欣也不會主動找他聊天了,因為她發現,原來他們聊天連話題都找不到,之前她又是怎樣纏著馮文晨每天百般無厭地說著某些話題,白一欣回想起這些事便笑曾經自己的傻。

沉迷于書里的世界,時間過得飛快。白一欣在拼命地追趕過去為馮文晨耽擱的某些課程,并考取了某些相關證書,到大四,又拼命地在找實習跟寫論文,忙得連王琪琪也經常見不到她。不知時間過得久了,還是白一欣不愿想起那段事情,她有時想記起某些與馮文晨有關的記憶,可是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那段記憶就像消失了那樣。

迎接他們的畢業季很快就到來了,穿上學士服與老師同學們一起拍照,然后與師弟師妹相聚告別,忙著投遞簡歷……

“一畢業就失業?!卑滓恍攬醋拋郎下拇蠐〖蚶?,一臉愁苦地看著。

“The end of the night,we should say goodbye……?!幣慌緣氖只逕炱?,白一欣看著來電顯示,一改愁苦地面容。

“hello,一欣,最近好嗎?工作找到沒?”王琪琪隔著電話屏幕,帶著快樂的聲音問道。

“嗯,還在找?!卑滓恍賴納鞫偈苯盜訟呂??!澳隳??新工作適應地怎么樣了?與同事們的關系打得怎么樣?”

“嗯,蠻好的,他們那些老前輩都帶我不錯,還細心地指導我,收獲蠻多的……”王琪琪還沒講完,白一欣便聽到那邊的找琪琪的聲音,“琪琪,那份文檔你那放哪了?我怎么找不到了?”

王琪琪馬上捂住話筒,對那邊說,“燕姐,等一下,我馬上過去拿給你”,隨后對白一欣說,“一欣,抱歉,先這樣哈,我下班之后再打回給你,愛你的琪琪?!?br/>
“嗯嗯,沒事,你先忙,我隨時都有空,拜拜?!?br/>
“拜拜?!?br/>
白一欣氣餒地掛掉了電話,現在大部分人都已經找到了工作,難道自己要當一個啃老族嗎?想想就可怕。

隨后的幾天,白一欣還是拼命地往各家公司投簡歷,在她忙得晚上十一點多累得癱在床上的時候,一個電話打進來,“喂,您好,請問是白一欣小姐嗎?”一個好聽的女音聲音響起。

“嗯,是的,請問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的,你之前面試的本公司編輯部職位,現通知你已通過了面試,明天早上九點你去人事部報道,具體的事項我先發個短信告訴你,明天再詳聊?!?br/>
“真的嗎?好,我會準時到達的,謝謝你?!?br/>
“嗯,沒事,先這樣,再見?!?br/>
“嗯,拜拜?!?br/>
“哇……,我過了面試,而且還是我喜歡的職位,太好了!”白一欣興奮地在床上滾來滾去,她拿起手機想打電話個琪琪,可是想到之前聯系她都那么忙,現在這么晚了她應該休息了,想著想著又把手機放下了。她開始發愁,明天第一天上班,應該穿什么呢?她在房間里不斷找衣服,就這樣,白一欣弄到晚上一點多,第二天七點多起來搗鼓,滿滿復血地去上班了。

“這家公司的工作氛圍蠻好的?!卑滓恍酪喚槳旃以諦睦鍥纜?。她先到人事部報道,然后便根據短信內容一步一步走完程序,來到編輯部。

白一欣敲了敲編輯部的門,里面一個女音響起,“請進?!?br/>
白一欣一進去,低頭忙著工作的女人抬起頭來,“你是新入職的白一欣嗎?”

“嗯,是的?!?br/>
“從今天開始就由我帶著你了,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玲,底下的人都是叫我玲姐,你也可以叫我玲姐,等一下再告訴具體的工作事宜,我先帶你去熟悉我們編輯部的人員,以及你工作的地方?!閉帕崴低甌閆鶘磣呦蠣趴?。

“好,謝謝玲姐?!?br/>
張玲帶著白一欣走向辦公室,拍了拍手,示意手頭的人先停下他們的工作,“這是我們新來的同事,叫白一欣,大家都是老家伙了,關照一下新人哈?!?br/>
“沒問題?!貝蠹頤媧θ蕕卮鸕?。

“麻煩大家了?!卑滓恍老虼蠹揖狹爍齬?。

隨后,張玲把她領到一個辦公桌上,說,“這以后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旁邊都是你的前輩,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問他們,千萬不要不懂裝懂,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了,玲姐?!?br/>
隨后白一欣跟著張玲返回編輯部辦公室,張玲交代了她具體的工作范圍以及注意事項,就叫她回自己的座位了。
她一坐下,旁邊身穿淡藍蝴蝶結的女生湊了過來,對她說,“剛開始可能有些不習慣,過一段時間就好了,不要緊張,玲姐人很好的,工作的東西也很簡單,慢慢熟悉就好了?!?br/>
白一欣看著她,瓜子型的臉蛋,帶著微微的笑容,清澈的眼球映著她的身影以及窗旁的百葉窗,耳垂旁有一顆小小的痣,年紀跟她差不多大,“好美的女生?!?br/>
白一欣回笑道,“嗯,謝謝你?!?br/>
“我叫蘇小木?!憊獻恿撐斐雋慫尊訟傅氖?。

白一欣也伸出了她的手,“小木,你好,我是白一欣,以后請多多關照?!?br/>
隨后兩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相互看了一眼,對笑了一下。

就這樣,白一欣開始了她的工作,偶爾加班加到很晚,她也用最短的時間熟悉了她所干的一切。她在離公司不遠的地方自己一個人租了房子,有時早回到家后,便去附近的菜市場買買菜,自己做點吃的。周圍的同事都是很友好的待她,她也努力跟他們打成一片,也結識到一個好朋友蘇小木,日子就這樣風平浪靜。偶爾跟同事一起去唱唱K,與蘇小木逛逛街,便窩在自己小小的出租房里看看書,做點美食,種些花草,日子也過得像小資那樣,只是偶爾每逢什么七夕、情人節什么之類的,她就盡量一整天不出門,免得遭遇單身狗一萬年的傷害。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